新浪新闻客户端

中央纪委书记发话后 他成首个典型

中央纪委书记发话后 他成首个典型
2018-07-19 19:53 北京青年报
文章称,或许五角大楼官员最近有关大国竞争的言论最令人担忧的是,他们似乎希望甚至可能需要中国和俄罗斯成为他们的竞争者。

  原标题:中央纪委书记发话后,他成首个典型

  撰文  |  孟亚旭

  26日下午,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王晓林被双开,这位正局级官员从落马到被双开用时3个月。政知圈(微信ID:wepolitics)之所以注意到他,是因为他双开通报中的一个新词儿——“甘于被‘围猎’”。

  他应该是官方第一个在双开通报中用这样字眼的人。

  高尔夫和围猎

  在王晓林的通报中,官方关于他被围猎的情况,完整的说法是“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,长期违规打高尔夫球,违规接受宴请,甘于被‘围猎’”。

  同天被双开的“老虎”江西省原副省长李贻煌也被通报“公款打高尔夫球”。

  巧合不止于此。

  今年1月4日至5日,王晓林曾就江西省煤炭去产能进行实地调研,接待调研组的就是李贻煌。十几天后,李贻煌落马。

  王晓林和李贻煌都曾长期在国企工作——

  2015年8月赴国家能源局任职前,王晓林在华能精煤和神华集团工作长达20余年,先后任工程师、副经理、经理、总经理助理、董事会秘书、副总经理等职。而李贻煌在2011年8月任鹰潭市委常委前,长期在江西铜业工作。

  双开通报显示,李贻煌的问题集中在国企上:

  破坏所任职的国有企业政治生态、违规占用国有企业专家别墅、利用国有企业的资源谋取私利、滥用职权造成国有资产重大损失涉嫌滥用职权犯罪。

  话说,国企落马者中,“打高尔夫球”的可不少,华润(集团)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宋林就曾用公款打高尔夫球。

  为啥?

  《中国纪检监察》杂志是这么分析的——

  打高尔夫球之所以成为国企不正之风的突出问题,主要还在于参与门槛高,一些人认为其“可以凸显身份、展现实力”。再则,良好的球场环境以及沟通交流的相对私密性等优势,也使其成为一些“围猎者”拉拢腐蚀国企领导人员的重要手段。

  王晓林就是这么被围猎的。

  “清明节先到官员已故父母的坟上磕头”

  说起被围猎,王晓林不是孤例。

  在国家能源局,有一个先他落马的“老虎”——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。2014年12月,《中国纪检监察》杂志发布刘铁男案件警示录,“围猎”也是其中的关键词。

  刘铁男的防线是如何突破的?

  2002年上半年,为了拉近与时任国家计委产业发展司司长刘铁男的关系,使自己企业申报的铝合金项目获得支持,宋某(山东某民营企业董事长)通过他人请刘铁男一起吃饭。饭后,宋某递给刘铁男一个袋子,说:“这次来也没带什么东西,给你买了件衣服。”刘铁男推辞了一下,见袋子里放的是个衬衫,就拎上袋子上车了。回到家打开盒子一看,衣服里面夹着一个信封,信封里装着2万元钱。“当时想退回去,但还是心存侥幸。”尽管这笔钱让刘铁男“收得哆里哆嗦”,却向行贿人发出了一个明确信号:此人可攻。

  就在去年,中央纪委的机关报曾有一篇《揭开“围猎术”》的报道,提到打“感情牌”是一些精明围猎者惯用的伎俩,他们善于触动官员内心柔软脆弱的一面——孩子上学找人联系学校,亲属要就业帮助安排工作,老家来亲戚陪同在各景点转一转,甚至清明节先到官员已故父母的坟上磕头。

  这篇文章还提到了两个大老虎:北京市委原副书记吕锡文和河北省委原书记周本顺。

  提到吕锡文时说:

  她爱打网球,身边就聚起了网球圈子;她爱好中医养生,身边就聚起了养生圈子;丈夫做红酒生意,他们家又形成了一个品酒圈子——吕锡文在担任市领导后,身边形成了不少这样的小圈子。

  “有的商人热衷于架天线、抱大腿、找靠山,经常以不经意的口吻把大领导挂在嘴边,为自己营造气势,对官员施加影响,达到围猎目的。”山东省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张晓峰曾对媒体表示。

  周本顺就是这个“大领导”。

  一些老板精心组织饭局,邀请周本顺以及与自己项目相关的政府官员参加。周本顺对这些邀请来者不拒,他很清楚对方的目的:“我出面帮他站台,什么话都没有说,别人就知道这个人上面有人,这个事就会办得通。”

  撞到了中央纪委书记的枪口上

  王晓林的双开通报也释放了一个信号,即高层要严厉打击“围猎者”和“被围猎者”的决心。

  王晓林落马不到10天,中央纪委官网回答了一个疑问,解答今后反腐败的惩治重点——

  今年最高检的工作报告中,有一组数据很值得注意——

  5年来严肃查办国家工作人员索贿受贿犯罪59593人、“围猎”干部的行贿犯罪37277人,较前五年分别上升6.7%和87%。

  87%,是个可怕的数字。

  就在王晓林落马的十几天前,赵乐际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作工作报告,他提到了这样一段话——

  持续保持高压态势。当前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,特别是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、区域性腐败和领域性腐败交织、用人腐败和用权腐败交织、“围猎”和甘于被“围猎”交织等问题依然突出,全面从严治党依然任重道远。

  而王晓林,撞到了枪口上。

  上下级都“打探巡视消息”

  王晓林还“违规打探巡视信息”。

  这就不得不提到两次重要的中央巡视——

  2018-07-19至12月31日,中央巡视组对神华集团专项巡视一个月。

  2018-07-19至4月29日,中央第十三巡视组对国家能源局党组进行了为期2个月的专项巡视。

  中央巡视组对神华集团的巡视曾被外界高度关注。

  巡视组反馈称,该集团“一些企业领导人操控重点合同煤审批权谋取腐败‘黑金’”“煤炭灭火工程存在利益输送‘黑洞’”“存在个别人掩盖腐败和自身腐败问题”。

  措辞空前严厉。

  据媒体报道,那次巡视期间及之后,神华集团及中国神华的多位管理层人员被调查,神华内部也掀起了反腐败旋风。仅神华自己的两轮巡视期间,就处理了271人之多。

  王晓林在2004年出任神华集团总经理助理时,他的顶头上司就是去年7月被查的国资委原副主任张喜武(时任神华集团总经理)。

  巧合的是,王晓林的这位被降为正局级非领导职务的上司也“打探巡视消息”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新浪新闻公众号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图片故事

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-690-0000 欢迎批评指正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2675637
举报邮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? 1996-2018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